文化 > 人物纵横

沪杭两地追悼“上海报界大王”史量才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报

2020-11-23 星期一

    1934年11月13日下午,《申报》总经理史量才从杭州返回上海途中被刺客枪杀,消息一出,震惊全国。随后,《申报》《北洋画报》《时代公论》等报刊,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跟踪报道了此案,并详细记录了上海、杭州两地社会各界对史量才的隆重公祭。

公然反蒋 惨遭暗杀

    1880年,史量才出生在江苏Letou江宁松江泗泾镇的一个富庶中医之家。1901年,他考入位于浙江的杭州蚕学馆(今浙江理工大学)。毕业后,史量才前往上海育才学堂、兵工学堂、务本女学和南洋中学任教。辛亥革命爆发后,他踏上政治舞台。1912年,史量才深感宦海沉浮,遂与张謇、应德闳、赵凤昌等合资收购《申报》。4年后,他又收购了其他合资人的股权,实现独家经营。至1931年,《申报》的日发行量由接手前的几千份发展到了15万份。

1919年,美国哲学家杜威和夫人参观《申报》馆时,与史量才(前排左一)、
胡适(后排左一)、蒋梦麟(后排左二)等人的合影。

    史量才对“国货之拥护、教育之倡导、时事之针砭,为报纸赢得了数十万的拥趸”。在1927年收购《时事新报》的全部产权、1929年购入《新闻报》大半股份后,史量才一跃成为“上海报界大王”,并获“中国的北岩爵士(英国的报业大王)”等美名。他常说:“报馆不仅是一个商业机关,同时还是一个社会机关,是应该替社会服务的。”位于浙江杭州的之江大学在困难时期,史量才曾多次伸出援手,捐助大笔办学经费。1932年,他还出巨资请地质学家丁文江、翁方灏主持绘制了《中华民国新地图》。

    1934年10月6日,史量才因胃病复发,遂赴位于杭州西湖的秋水山庄休养。11月13日,他乘车从杭州返回上海,下午3时,当车行至海宁翁家埠一带时,忽被一辆汽车拦住去路,当即从车上下来六七人,举枪便射。史量才见势不妙,自车内跑出,向乡间奔逃,两名杀手紧追其后。跑到一户农家时,他被击中足部,痛极倒地。追来的杀手向史量才头部连开两枪,其当即遇难。

    据国民党特务沈醉回忆和相关史料记载,刺杀史量才的命令正是蒋介石下达。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史量才聘请爱国民主人士黄炎培、李公朴参与《申报》工作,并发表巴金、茅盾、鲁迅等作家的文章,公然反对蒋介石。虽然史量才拒绝认购国民政府的巨额债券,却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捐出巨款支持抗战。因不满国民党当局的不抵抗政策,史量才还让《申报》刊载了宋庆龄的宣言,并配发社论称:“人有人格,报有报格,国有国格,三格不存,人将非人,报将非报,国将为国。”随后,蒋介石与史量才会面,说:“我有一百万军队!”史量才回答:“我有一百万读者!”

    自此,蒋介石下定决心除掉史量才,以绝后患。

中外名流 沉痛哀悼

    史量才遇难后,其义子史咏赓借来了一辆卡车,将史量才遗体运回上海。1934年11月16日中午,上海公共租界的巡捕房特派大批探捕前往位于静安寺路哈同路口的史宅戒备。下午2时,史量才的大殓仪式在史宅内举行。

    自史宅大门起,即“密搭芦棚走廊,沿宅前广坪北向西转,拐弯处设立来宾签名处”。再往前为灵堂,“幛以白幔”,中悬史量才遗像。灵桌上摆满供果,“白烛高烧,檀香袅袅”。治丧处所悬一幅挽联最为动情,曰:“死亦寻常,忍此一刹那痛苦,有舆论在,有事实在,复何遗憾;生逢多难,综公四十年贡献,为国家惜,为社会惜,敢哭其私。”台阶上下满堆花圈,左右傍立乐队,北面为来宾休息处。“史宅敦聘各界之娴社交者”及《申报》职员等,担任招待。

    出席此次大殓仪式的不仅有王晓籁、杜月笙、周作民等社会名流,还有《上海日报》社长波多博、中国照相版印刷公司海纳格、古士巴洋行舒士德等外宾,中外名流达2000余人。

1934年11月17日,《申报》刊登了《史总经理昨日大殓》的消息。

    大殓仪式开始后,史量才的夫人沈秋水身着灰布棉旗袍,外套一袭麻衣,双手抱琴,弹奏一曲,寄托了对夫君的无限哀思。首先,由“万国殡仪馆派西人技师四人前往照料”,他们“先将史氏遗体衣服整着完毕,外裹红缎绣花陀罗经被,周身包围,仅露头面,缭以红缎带,始放入棺内”。该棺由万国殡仪馆提供,棺内四周以白缎衬垫,簇成花纹。所盖陀罗经被系平等阁主狄楚青所赠,被上有梵文大悲咒、往生咒。

    下午2时30分,在家属的痛哭声中,行合棺礼。伴随着凄婉的哀乐,往吊宾客循序绕柩一周,瞻仰遗容。只见史量才“面色如生,惟略清癯”。王晓籁更是连呼:“量才!量才啊!”听者无不动容,潸然泪下。

两地公祭 隆重之极

    大殓结束后,史量才的灵柩暂厝宅内。史家一直祈盼警方能够尽快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但他们哪里知道蒋介石就是罪魁祸首,在那样的黑暗统治下,又怎能破案呢?半年多过去了,在破案无望的情况下,史家决定将史量才的灵柩运往秋水山庄,择期安葬。

    1935年5月18日,在史宅举行了隆重的祭奠仪式。下午2时,由亲戚代表及《申报》代表经理马荫良、副总主笔周梦熊等“躬亲扶榇,舁上柩车”。下午2时30分发引。送灵仪仗由史宅出发,“首为公共租界捕房马巡四名开道,次中西捕十余名,再次旗车、姓旗……最后殿以自由车十余辆”。送灵仪仗“经静安寺路、西藏路、北京路、河南路、直达北站”。随后,灵车停靠在淞沪路车站旁,“车厢内满扎鲜花,下铺厚毯。月台前则盖搭篷屋,为公祭之所。入门处,高扎鲜花牌楼,上缀‘云间鹤唳’四字。公祭处设立临时灵堂,四壁满悬挽联,灵桌上供放鲜果祭菜,桌前满堆花圈……”

    19日8时15分,史量才的灵柩由铁路局特备专车运往杭州。杭州方面于12时前就已经派招待人员在车站设立招待处,接待迎灵来宾。下午1时50分,杭州绅商代表20余人在车站举行了公祭。随后,47辆灵榇专车徐徐而行前往秋水山庄。下午3时,车队抵达秋水山庄。随后,之江文理学院校董会及史氏戚友联合在灵堂举行公祭。当晚7时35分,上海宾客乘原车返沪。沿途均由《申报图画特刊》主任胡伯洲、摄影记者徐天章“拍摄影片3000尺,以为纪念”。史量才大殓、公祭之隆重、仪式之繁复,为上海前所未有。   

    原载于《中国报》2020年11月20日 总第360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