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要闻

一部彰显公民利用权利的良法

作者:徐拥军 龙家庆

来源:中国资讯网

2020-07-06 星期一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2020年6月20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以下简称“新法”)经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新法坚持了“依法治档、以人为本”的原则,在立意定位、制度完善、业务转型、监管强化、责任严格等方面具有诸多创新和亮点,可谓一部新时代的良法。尤其是新法在保障公民利用权利方面具有很大的进步意义,是我国法治的一座里程碑,将极大地推动我国事业创新发展。

强调权利和义务的对等

    权利和义务作为构成法律关系的内容要素,是一个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整体。权利的实现要求义务的履行,义务的履行要求权利的实现。公民既是保护义务的承担者,又是利用权利的享有者。而新法更好地坚持了权利与义务相统一的原则。

    新法第五条在“一切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和公民都有保护的义务”的基础上,增加了“享有依法利用的权利”的表述。相比原法只强调保护的义务,新法则将保护的义务和利用的权利置于同等重要地位。这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对公民利用权利最明确、最直接、最有力的规定,体现了我国法治和事业的进步。

注重提升开放利用的程度

    提高开放利用的程度,才能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保障公民的利用权利。新法在这方面作了如下修订和完善。一是缩短封闭期限。封闭期的长短直接反映了一个国家开放的程度,具有指标性意义。新法第二十七条将封闭期限的阈值由原来的“三十年”改为“二十五年”。缩短封闭期使公众可以更早地利用到更多的资源,这是保障公民利用权利的重要体现。二是拓展开放主体范围。原法在第四章“的利用和公布”中,规定开放主体是“国家馆”,新法第二十七条将其修改为“级以上各级馆”,同时“国家鼓励和支持其他馆向社会开放”。这使得公民有机会走进更多的馆。三是扩大利用主体范围。新法第二十八条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和组织持有合法证明,可以利用已经开放的”修改为“单位和个人持有合法证明,可以利用已经开放的”。这一修改扩大了利用主体的范围,为外国公民利用我国提供了便利,不仅体现了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的理念,也反映出我国事业开放、包容的发展理念。四是增加开放内容。原法规定“经济、科学、技术、文化等类向社会开放的期限,可以少于三十年”,新法第二十七条中将“科学、技术”合并为“科技”,并新增了“教育”类,进一步扩充了可提前开放的门类。五是规范开放审核程序。过去由于馆藏开放审核的责任主体不明确而导致许多无法及时开放。对此,新法第三十条新增“馆藏的开放审核,由馆会同形成单位或者移交单位共同负责。尚未移交进馆的开放审核,由形成单位或者保管单位负责,并在移交时附具意见”规定,这有利于明确开放审核责任,从而提高开放审核效率。

倡导优化利用服务工作

    为切实保障公民利用权利,新法要求和倡导部门创新利用服务的内容、程序、方式和手段,使公民能享受更便捷、更优质的服务。一是丰富服务内容。新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国家鼓励馆开发利用馆藏,通过开展专题展览、公益讲座、媒体宣传等活动,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增强文化自信,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随着我国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更加凸显。开发馆藏、满足人民群众文化需求成为服务工作的重点之一。二是创新服务方式。传统的服务多为线下服务,而信息化、网络化时代人民群众更愿意享受在线服务。新法第二十八条增加了“馆应当通过其网站或者其他方式定期公布开放的目录”表述,使得开放满足人们在线利用的习惯和需求。三是推进共享利用。新法第四十一条强调,“国家推进信息资源共享服务平台建设,推动数字资源跨区域、跨部门共享利用。”这些都对部门积极践行“让群众少跑腿,让数据多跑路”的理念提出了明确的法律要求,让人们真切感受到了新法为群众供便利、谋福利的决心和魄力。

强化对部门开放利用的监督

    过去,部门对控制的主导权强过公民利用的主动权。原法对部门是否切实履行了为公民提供服务的义务缺乏有效的制约和监督。而新法增加了第六章“监督检查”,其中第四十二条第四款将“提供利用等情况”作为主管部门对馆和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以及组织的重要检查内容之一。与此同时,在第七章“法律责任”新增第四十八条第七款,对于“不按规定向社会开放、提供利用的”将由“主管部门、有关机关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这些都集中体现了保障公民利用权利的立法宗旨。此外,新法还为公民利用提供了法律救助途径。新法第二十八条新增“馆不按规定开放利用的,单位和个人可以向主管部门投诉,接到投诉的主管部门应当及时调查处理并将处理结果告知投诉人”规定,这进一步为公民利用权利提供了法律保障。

    当然,任何法律的修改完善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新法也难免存有瑕疵和不足。例如,对开放利用的具体程序语焉不详,公布权仍限于“国家授权的馆或者有关机关”。这些不足有待未来修法或制定与法配套的下位法时予以完善。总之,新法可谓一部彰显公民利用权利、具有时代进步性的良法。

    原载于《中国报》2020年7月6日 总第3547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